中钢期货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织田信奈的野望 第十九卷 卷之四 御馆之乱

    清洲会议开始前,诸大名家不应擅自与相良良晴接触。禁止一切偷跑行为。

    这个「绅士约定」,在意外的地方被打破了。

    直江兼续(我被邀请date啦?)出于完全的误会,和片仓小十郎一起进入「越后卫星茶店阿部桑」的单间后不久。

    『唉唉,侧室同盟?啊,啊唔啊唔啊唔,不是爱的告白吗……真遗憾……!啊啊,我都在高兴个什么劲儿儿儿儿!呜咽』

    『怎,怎么了吗,直江殿下?总之情况很不妙。追根到底起因是我家小姐的恶作剧,这样下去在明天的清洲会议上织田家跟侧室同盟免不了发生冲突,呜呜』

    『唔噜唔噜……为了小十郎殿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幸好,上杉家的立场完全中立』

    『谦信大人与直江殿下的义将与公正的形象名振天下。无论如何,拜托了』

    片仓小十郎和直江兼续在单间里的「密谈」,怎么说好呢。

    被同样挤在「越后卫星茶店阿部桑」「隔间」的诸位,全听见了。

    这间茶店是,信奈为了招揽越后武士大肆敛财而赶工修建的分店之一,跟其他众多茶店一样,做工简陋。信奈吝于建筑费。因为心痛接待梵天丸用的巨大土偶的出资,其他分店都是超低预算的纸板小屋。虽然门面做的很漂亮,里面确是空空荡荡。

    而且,在这家「越后卫星茶店阿部桑」,「不幸」的连锁再度上演。

    挤在小十郎和兼续谈论「侧室同盟」隔壁房间里的家伙是——。

    「什,什,什么。侧室同盟?咱们越后武士,可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话!竟敢把谦信大人搁在一边……这些个家伙!唔呵」

    从北条家被送来做为义妹侍奉谦信左右的,武斗派姬武将上杉景虎。由于敬爱的谦信在关原战败的事悔恨交加,从中午开始就带着越后的男武士们出来喝闷酒。

    虽然清洲大茶会禁止男子,可是越后根本没什么姬武将。自然,为了谦信的警卫大量的男武士紧随而来。不过在清洲的町转悠被信奈发现后狠狠斥责了一顿,因此全员只好在「越后卫星茶店阿部桑」的房间里蛰居。尽管身为姬武将,由于性格勇猛已经彻底融入越后的景虎,正管束着他们。

    「谋也是初闻呢。九州的混球。居然把上杉家凉在一边,擅自行动」

    谦信决意把夺来的北陆三国还给织田家,不仅如此,还打算奉上关原远征中取得的上野厩桥。困惑地嘟噜「大赤字」的越后猛将·北条高宏。拥有对脑筋扎堆的越后武士来说罕见的政治感觉,却有着不择手段,为了谦信不惜「背叛」的坏毛病。

    「请稍微等等啦~!小早川隆景和岛津家久,要当相良良晴殿下的侧室?咱们的谦信大人呢?谦信大人不能跟相良良晴殿下结合吗~?放弃天下,为了信玄大人不惜付出身体的谦信大人……!甚至在爱情上,都得不到回报什么的。太过分了吧吧吧~!」

    对谦信献上纯爱的扬北众少年武士·本庄繁长。向谦信求婚被却一句「我是比沙门天」扫地出门,有段时期自甘堕落以谋反撒气,不过如今早已茅塞顿开一心一意支持谦信。

    「……谦信大人她已经从比沙门天的束缚中解放,成了人间的少女。可是,让虫子栖居的身体,又能撑多久呢……至少,让我们成全谦信大人的初恋,在有限的时间里,作为一个人……」

    越后重臣·斋藤朝信。性格稳重,却深信谦信的寿命已经所剩无几。

    迄今为止前,谦信只要被人乞求无论多远都会出兵相助,在乱世中为了贯彻「义」持续付出绝大牺牲。在关原,甚至放弃了不败军神的称号。为了救武田信玄不惜消减自己的生命。但是,这样就好。谦信不是比沙门天的化身,选择了作为人间少女的生存之道。

    现在,越后男武士们只有一个想法。

    「迄今为止身为神的化身,为孤独所苦的谦信大人有资格得到,身为人间少女的幸福……而且,谦信大人已经时日无多」

    是这样的。

    如果谦信没有桃色新闻的话,越后的武士一定会重启求婚合战,不过,如今不同了。越后武士道男儿们,可以说全员,都是「上杉谦信fan club」的热烈会员。谦信爱羁深,甚至能正确地算出谦信的「月事周期」。即使被直江兼续斥责「恶心死了~!你们这些变态,给我住手!」他们依然声张「合战中谦信大人每月必有一休,停滞战事。必须事先就计算好才行」。不过,也有超越普通程度的谦信迷一说。曾经谦信被越后的男儿们所迫匆匆逃往高野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闲话休提。

    谦信曾经在安土城和相良良晴「date」的事,他们老早就知道了。

    那么。

    把天下交给织田信奈,把性命交给武田信玄的谦信大人,应该有所回报。应该跟不惜让谦信大人打破「生涯不犯」誓言的一生中唯一的恋人·相良良晴结合——。虽然外表和举止有点猴子像,不过毕竟是那个谦信大人看上的男儿所以不会错的绝对是天下第一的男儿!

    外表是正太系一旦牵扯到谦信爱就十分过激的本庄繁长,

    「这么坐下去,谦信大人注定孤独终生!明明连自己的性命还能维系多久都不清楚……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留着血泪站起来,已经酩酊大醉的上杉景虎,

    「唉唉。真是的,不能交给直江兼续!不然又要被她得意洋洋地说些爱呀什么满是说教味道的玩意儿弄得莫名其妙了!如果作为副将追随谦信大人到关原的人是我,哪儿会有这事儿!这次我一定要对谦信大人报恩!不惜舍弃性命!诸君,你们也跟我一起性命献给谦信大人!」

    开始起草「连判状」。从亲姐姐北条氏康那里也得到「虽说常年视彼此为宿敌,现在却是义姐妹。我也想成全谦信的爱情呢」的手信。就氏康而言,清洲会议因为这种和政局毫无关系随便怎么都行的话题陷入混乱的话就能稍微争取一点关东远征的时间,她不过是以这种心情写下手信的。然而,过于耿直的景虎却把这当成是来自姐姐「支援谦信爱情」的私下承诺。

    「……在清洲会议上呼吁,让谦信大人成为相良良晴殿下的内人。斋藤我也来联名吧。多半会惹织田信奈大人不高兴,不过到时候全员一起,干脆利落地切腹谢罪吧。以谦信的婚姻为交换。如果让那么渴望爱情的谦信大人保持生涯不犯死去,我还有什么脸去见,已故的宇佐美定满殿下,直江大和殿下,长尾景政殿下他们。所以带着感激之情切腹吧」

    由于连温厚慎重的斋藤朝信都表示同意,大伙儿都情绪高涨。

    唯独精于算计的北条高宏一个人冷眼旁观,然而,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某也要吗?哎呀呀。如果某说不,可能会被当场宰掉呢。没办法呐……不过,在明天的清洲会议上献出连判状什么的不太上道吧,侧室同盟的成员,已经抢在咱们前面行动起来。等到明天,就晚了哦」

    既然大家是一条船上的蚱蜢,那么至少要让这个计划成功免得死不足惜,北条高宏一边摸着下巴一边向脑筋扎堆的越后武士们陈述「计策」。

    「情场战场都是,先下手为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从现在起,咱们立即动手偷袭相良良晴,绑架他。强迫相良良晴写下誓约,逼他答应取谦信大人为妻」

    「唉,唉唉唉?要打破绅士约定吗?」

    「本庄殿下。那单单只是默许而已。并非正式约定」

    「可那是不义吧,北条!?」

    「景虎殿下。反正咱们全都得切腹,有什么关系。不如干脆当个无可厚非的大罪人,还可以避免让谦信大人受到良心的谴责」

    「这,这么说也没错啦!明白了,咱们就作为反贼受死吧!为了谦信大人!」

    「「「唔哦哦哦哦!干吧!为了谦信大人的爱情」」」

    只要提出过激的计策唬住景虎大人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的话,某也能脱离升天,北条高宏精心计算故意提出了最不可行的「计策」。居然,无一反对轻松通过。做为智者北条高宏这完全是个意外。纯属自寻死路。

    而且,隔壁正在和片仓小十郎密谈的直江兼续,什么「呼哈」「呼哇」的一副软绵绵的没用样,都没有注意到大伙儿在这边大肆骚动计划荒唐事。

    (哎呀哎呀。宰相殿下也恋爱啦。某已经阻止不了越后武士们的暴走了)

    相良良晴做梦都没想到,越后的武士们正在计划这么危险的军事政变。

    介于这个绅士约定,不得已正午过后良晴也在五加长屋的「相良家御馆」无所事事。义阳和德千代已经上京。信奈和长秀则返回清洲城准备会议。佐吉等妹军团的人员和小西弥九郎·宇喜多秀家,黑田官兵卫以及犬千代和五右卫门,受到良晴劝诱「你们用不着陪我呆在家里。去玩吧」,去茶会欣赏节目了。

    此时。

    留在五加长屋的成员是,相良良晴,与良晴形影不离的宁宁,「监督役」柴田胜家。以及在关原合战中发烧为慎重起见避开人潮的竹中半兵卫。以上四人。

    「呜嘶呜嘶。对不起良晴先生。总觉得,一放松疲劳感就上来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真想跟官兵卫小姐出去逛逛吃章鱼烧」

    「没关系呐。那家伙担心半兵卫担心的不得了吧。一定会把章鱼烧当礼物捎回来的」

    「有四个人呢,兄长大人!半兵卫殿下,一起玩兄长大人传授的自未来的『麻将』呐。宁宁当起家哦!」

    「唉,唉唉唉?我我我我我我,一点不懂麻将!完全无法理解胡牌的意义!还是不要了!会被当成冤大头的!」

    「呼呼呼。和信奈的幽会再度无疾而终,又不能去茶会闹腾,我积攒了不少压力!这里当然是『脱衣麻将』吧,胜家!输家用脱衣服来代替付点棒,是未来文明催生的究极麻将规则则则!」

    「等等。猴子,你小子,究竟在说啥啥啥!?我会跟大小姐告状哦!」

    「哇哈哈哈!要告就告吧!如果胜家不打脱衣麻将,我就离开五加长屋出去玩儿~!」

    「啊啊啊啊。不可以!如果猴子外出,一定会有撕毁绅士约定的家伙出现的!混……混蛋……!这这这也是,为为为了大小姐的婚姻……脱啦,我脱还不行吗!已经,嫁不出去了……!」

    不对不对。赢家可以不脱哦胜家大人。为什么已经开始脱了,呜嘶呜嘶,半兵卫慌忙阻止开始脱衣服的胜家。

    「反正听牌也会被刁难,不是包牌就是多牌,只会被罚符~!呜啊啊啊啊!」(译注:罚符是指乱胡牌被罚)

    「那,那是,是因为柴田大人不记得麻将的规则……」

    「不是不记得啦!是记不住!」

    无论如何胜家,似乎只会做碰。能赢,良晴暗自窃笑。

    「那么快点开始吧!因为宁宁精通算数!所以麻将是手到擒来!摸到神配牌了!赔双倍哦!」(译注:抱歉译者不懂麻将的专业术语)

    「混蛋,宁宁好强!?不小心放冲的话,在扒光胜家前我就一丝不挂了!智力一百的半兵卫绝对不会放冲……不对,先北切吗?」

    「过,兄长大人!」

    「啊啊,已经开始了。如果让信奈大人知道一定会被骂的。呜嘶呜嘶。哎」

    「再过。半兵卫殿下!」

    「唔哇哇哇,已经面临全裸危机了不是吗啊啊~!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总,总之,同样的牌手牌四枚,杠!然后,打出杠完以后多出来的龙牌!」

    「唉。龙牌和杠牌是同一张牌什么的,这是……呜嘶呜嘶」

    「不行!住手胜家!这是,对亲家出冲的路子!虽然你脱掉衣服露出奶子是根棒啦,不过这样就完全不成其为游戏了!」

    「你以为我会被你的未来语连发骗到吗猴子!你说停,这张龙牌就是安全牌吧!」

    看到胜家砰地丢下龙牌宁宁哗地亮出手牌「胡牌!加上龙牌大满贯翻两番哦!胜家殿下一口气全裸!表扬宁宁呐兄长大人」做出万岁的手势满心欢喜。良晴「干的好好好好好!独身时代最大的眼福来了」抱起宁宁,半兵卫「啊啊……果然还是……喜欢巨乳呢良晴先生……早知道你在等……要是打出去就好了呜嘶呜嘶」泪光闪闪,然后,迎来人生最大耻辱时刻的胜家「……我,我被猴子扒个精光……喔,妈~妈……」颤抖着哭倒在地,正当这时。

    从房间的四角,邋遢的男武者们,突然一起闯进来。

    「相良良晴殿下,觉悟吧!」

    「越后侍众,驾到~!」

    「从现在起相良家御馆,由越后侍众接管」

    「绅士约定作废。乖乖在谦信大人的结婚协议书上签字画押」

    「哈—哈哈哈哈!上杉景虎在此!为了成全义姐·谦信大人的爱情,我们全员,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辞辞辞!快点快点!答应和谦信大人结婚吧相良良晴!不然,我就在这位小妹妹的脚底挠痒痒!」

    景虎一把抱住脸色煞白叫着脚好凉哦的宁宁,哆嗦着「呜嘶呜嘶。被柴田殿下胸育成功的巨乳,不对,被麻将吸引住了结果疏忽大意」的半兵卫被本庄繁长反手绑住,关键的胜家「呜咳咳。不想脱。不想脱。被猴子看见奶子就嫁不出去了~」在倒地诉苦的当口被紧紧按住。

    良晴自己也,被自诩怪力的北条高宏「咔叽」抱住肩膀,动弹不得。

    「喂喂喂喂!?骗人的吧?小谦应该不会策划这么乱来的政变!」

    「不用说。一切都是咱们越后武士道的独断专行!听说小早川隆景和岛津家久计划成为你小子的侧室!咱们全员带着切腹的觉悟先下手为强!谦信大人的初恋事在必成!哈哈哈!」

    「小早川小姐和家久?一定有什么误会……话说,你是谁呀?猫儿吊眼儿美人」

    「都说了,我是上杉景虎!谦信大人的义妹!」

    「啊啊。北条氏康的妹妹……嗯?这间五加长屋我的家,现在被信奈用来当观光场所挂上了『相良家御馆』的牌子……难道说这是……『御馆之乱』!?」

    毕竟是信奈物欲横流捏造出的怪异观光所,「御馆」这个多余的建筑名吸引了上杉景虎的「命运」吗?无论如何说到上杉景虎,不就是那个早晚会围绕上杉家家督之争引发「御馆之乱」的武将吗。难道她的命运,会以这种不合常理的方式来成就?

    「那么相良良晴殿下,拜托请在这则协议上画押!」

    「我会在明天的清洲会议上提出。宣布您和谦信大人结为连理」

    「……谦信大人的命,到底还能撑几年呢。希望至少在生涯的末期,能够作为人间的少女获得幸福。为此即使咱们全员切腹也心满意足。务必,拜托了」

    「是吗。大家因为担心小谦,真心想不开呢……不过小谦一定不会被虫腐蚀死掉哦。不管什么生物都具有共生能力。而且,我和信奈即将周游世界寻找最新的南蛮医学知识。和半兵卫的病一道,肯定能找到完全治疗小谦的病的医疗技术啦」

    上杉景虎瞬间,被良晴的真挚话语所打动,不过随即呼呼地晃起脑袋甩掉迷茫。

    「不—行,已经没有那个时间了!万一找不到怎么办!快点画押,相良良晴!如果你不画押,咱们就一直占着相良家御馆多久都不走!要是织田家的武士们胆敢闯进来,大不了玉石俱焚!」

    「用正攻法行不通呢……没办法呐」

    总算「哈?我究竟在干啥」恢复自我的胜家「贼人!消失吧」想要起势,然而手脚已经被绑住没法战斗。尽管如此她依然试图展露臂力强行扯断绳子,最终在「就让你见识见识姐姐传授的紧缚术吧。哈—哈哈哈」高笑的上杉景虎手上,尝到绝对无法挣脱的龟甲缚的滋味。

    「痛痛痛!什么啊这是?在众多男人面前被这么羞耻的束法绑住讨厌啦啦啦~!」

    「哈—哈…哈!在北条家,绳子鞭子和三角木马可是小姐的爱好!」

    「「「上上上上上杉家的男武者诸君!不,不可以看!这个御馆之乱是为了实现谦信大人纯爱的圣战!如果对女体抱有邪念会受到神罚噢噢噢!必须贯彻对谦信大人的纯爱到底底底!」」」

    明明和胜家一样被绑住,却完全无法让越后的男武士们动摇的宁宁和半兵卫,相互瞅了瞅彼此的胸,失望地垂下肩膀。

    「……胸育……在此后的天下太平时代是,最重要的事项呢……呜嘶」

    「光吃五加叶营养不足呐,不多吃肉可不行!」

    在越后的武士出于信仰上的理由拼命贯彻禁欲的时候,唯独没那个必要的良晴,目不转睛地凝视胜家粉嫩的紧缚姿态,感受其带来的冲击。

    「呜,呜哇哇哇哇……好厉害绳子陷进胜家胸里了……比脱衣还煽情……!总之,宁宁和半兵卫没有任何罪!给我放了她们~!」

    喂不许趁乱偷看看看!为什么不让他们把我也放了?猴子子子子!给我记住!被鬼缚术吊在天井上的胜家咆哮道,然而「你完全都没有做警卫的工作呢—不是吗」被翻脸不认人的良晴责难「呜哇哇哇哇,你说的没错!大小姐姐姐!对不起起起起起!」遥遥晃晃地哭倒在地。

    「说起来小一宗也很擅长龟缚术呢……总觉得萌发了新的性癖……我才不想学,这种匠技!呐小景虎!把龟缚术的秘诀传授给我!那样的话我就画押!」

    「说,说什么呢,你小子?这样也算谦信大人的初恋对象?有这么愚蠢的交换条件吗!该不会是想拿来绑谦信大人吧?」

    「等等猴子!莫非你为给予小姐这样的羞辱感到兴奋!绝对不行,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玩,就把我当玩具吧!」

    「太迟了,胜家!我已经见识过一次被龟缚术绑起来的信奈,彻头彻尾地见识过!哇哈哈哈!信奈似乎也萌发了紧缚趣味的样子哦!」

    「你你你你你?说说说什什什么么么!?你都对纯真的大小姐做了什么……去死死死!话说,好紧!?痛痛痛!?为什么,怎么回事!?」

    「越是挣扎那条绳子越是往肉里面钻哦,别动别动胜家。会上瘾的」

    「唔哇哇哇哇,讨厌厌厌!把绳子解开开开!快解开啦啦啦啦!」

    这样在良晴以胜家为对手展开漫才其间,屋内的异变迅速向五加长屋周围传开。因为良晴得意的大嗓门加上,对良晴的鬼畜发言忍无可忍的胜家那破钟般的怒号,早已响彻四方。

    渐渐地,查知异变的看客开始包围五加长屋。

    「呼呼。因为胜家是个容易上当的傻瓜可帮大忙了。good job胜家。毕竟半兵卫和宁宁发不出那么大的声音呐。这样一来,参加茶会的小谦也会注意到异变吧。然后迅速赶来五加长屋,阻止家臣们的暴走。最终谁也不用切腹啦」

    「不,不好!相良良晴,你小子……!意外的是个策士呢!不愧是帮助织田信奈坐上天下人之位的历战名将!应该先堵上你的嘴巴的!大意了!」

    「哦。多谢!所以说小景虎,把龟缚术的技术传授给我吧?拜托了~」

    「……果然是个傻子吗?不对,实在搞不清楚!已经没时间了!在谦信大人赶来前让这家伙画押,越后的武士们!」

    「喂!快停下来!如果让信奈见到这样的协议,毫无疑问你们全员都得切腹自不用说,连我都要掉脑袋的!」

    抱歉!北条高宏摁住良晴的手腕,强行让他握住笔。

    「好,好大的力道!?无法抗拒……花押画完了?呜,呜哇哇哇哇!?」

    「谦,谦信。那个……身体真的没问题吗?肝脏的情况怎么样?」

    「没问题啦信玄。虫很老实哦。因为我,跟你不同不喜欢争斗。看来暂时会,安静地共存的样子」

    「还真敢说呢。你比我更好战吧?上杉谦信的人生意义,唯合战与酒不是吗」

    「迄今为止是那样的没错,不过从此以后就不同了哦。因为,我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父亲也回来了。我打算让父亲当监护人把武田家的当主之位交给四郎,自己在骏河一边观海一边疗养。虽然有考虑把骏河一国还给今川义元,不过在海边建一座小馆暂时休息一下也不错。你,你来不?」

    「为了跟小田原城的北条氏康和解,两人一块担任外交使者,如果是以这个理由的话」

    「是,是呢。实际上,不让北条氏康臣服天下就无法安定呢。拜托兼续吧」

    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在清洲的茶店两人要好地吃着外郎糕的光景,迄今为止任谁都无法想象吧。然而这并不是幻觉。在「关原合战」中,为由来已久的因缘之战打上休止符的二人,重拾在户隐初会时的亲密无间。

    把在信玄身体里筑巢的「虫」引入体内后,上杉谦信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太大变化。是基本不摄入食物类靠酒赚取卡路里的特殊饮食生活偶然奏效呢,还是谦信和体内虫子的精神在「共存」意志的基础上呼应呢——。

    当然,武田信玄的体力正在恢复中。能否回到原先的状态尚未可知,不过病巢已经消失的如今,奇迹般的捡回一条「命」是确切无疑的。

    这样又能两个人与世无争的促膝谈心了。已经,没有战斗的必要。一旦放手骏河,信玄的战争生涯结果将仅仅以占领信浓崇山峻岭间有如猫额的狭窄土地而告终。要让家臣们接受或许会很困难。再加上把武田家家督之位让给没有继承武田血脉的诹访家四郎胜赖后,甲斐信浓的国主甚至不是武田家的直系。不过那样就好。因为在今后的全新世界中不仅武田家,全日本的人们此时此刻都是家人。

    本来如果不是「关原合战」,这样的时光也不会到来。织田信奈,小早川隆景,竹中半兵卫。为终结乱世的「大决战」赌上一切的姬武将们。以及从「命运」中拼命守护织田家的仇敌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的相良良晴。本该在现世永远无法和解含恨而亡的两人,如今可以说度过了有如梦幻般的时间。

    不过,两个人的时间,由于「相良家御馆,被上杉景虎等越后侍众占据!」「并且挟持人质,打算对织田信奈提出什么些个过激的要求!」「反了,反了!」开始大肆骚动的观光客的声音,被打断了。

    「景虎?为什么?兼续在干什么?」

    「走吧,谦信。你去大骂一通,他们就会乖乖放人吧。不过,说道人质,莫非是相良良晴……?」

    「怎么可能。究竟是为了什么。不满把北陆三国让给织田家的事吗?」

    但是。但是。

    啊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谦信和信玄拔开围观者刚一抵达五加长屋的相良家御馆,守在屋内的上杉景虎和越后男武将们就向谦信发出瓦解两人友情的「恳愿」。

    见到谦信的身影,慌张地叫着「糟糕。事情闹大了」的越后武士们,不如说英气凛凛,勇气百倍。反而情绪高涨起来。

    「大家,都在做什么呢?立刻给我解放相良良晴殿下他们扔掉武器!」

    「不行,谦信大人!我们已经,做好全员切腹的觉悟!就算是谦信大人的命令也不行!直到谦信大人和相良良晴——结婚为止!」

    「结,结婚?相良良晴和……和,我!?」

    呼咕~呼咕~被北条高宏摁倒塞住嘴巴的良晴对谦信正诉说着什么,却碍于嘴塞的缘故语焉不详。

    斋藤朝信,本庄繁长等越后男武士,一起敞衣露肤,拿起短刀刺向自己的腹部。全员,流着滂沱大泪,没有比这更邋遢的了。

    「「「不错。谦信大人余命不长!在谦信大人付出的巨大牺牲下终于天下平定,义已经在日本广为流传!正因为如此,请谦信大人作为人间的少女获得幸福。请谦信大人跟初恋对象结合」」」

    如果谦信大人说「不」,我们立即当场切腹谢罪!由于本庄繁长高声宣告「最后通牒」,谦信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大家,究竟在……请,请少安毋躁。一定是因为战败,大家有些不正常哦」

    「「「谦信大人在安土城和相良良晴date接吻的事,已经昭然若揭」」」

    「等等。别,别说了!你你你你们?那种事,什么时候调查的……相良良晴是织田信奈的恋人哦!?」

    「「「我们是上杉谦信家臣团,是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为谦信大人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同胞!对于把天下让给织田信奈的谦信大人,织田信奈应该让出相良良晴作为回报!」」」

    「等一下。在清洲人流密集的地方,不可以说这种事事事!」

    虽然谦信脸色时青时赤惊惶失措,旁边却有一个人比谦信更加仓惶不安惊惶失措。

    武田信玄。

    信玄也有跟相良良晴一起泡过温泉。然而,那是把良晴当作「弟弟」对待,跟恋爱有少许不同。大慨没错吧。嘛可能稍微有点喜欢,不过至少没干出接吻之类的轻浮行径。从这层意义上讲,信玄是个清纯少女。并且相信谦信也是如此。可是。啊啊。可是。

    怎么可能,上杉谦信,居然跟相良良晴坠入爱河!居然接吻!在关原跟我的接吻居然不是「初吻」!

    信玄和谦信同是姬武将。尽管常常被误解,却没有所谓同性爱兴趣。以此作为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可是信玄却默念着「谦信竟然背叛……!」妒火中烧起来。感觉宛如从天国坠入地狱。在户隐山两人一起度过时那份充实消失,顷刻间眼前的光景回到川中岛的修罗战场。

    「……谦信……所,所,所谓跟相良良晴结婚,是怎么回事?初,初,初恋恋人?,还,还,还接吻了……难道你是为了争夺相良良晴才在关原合战参战的?并非为了和我并肩战斗……而是把我当幌子使……」

    「不对啦,信玄!?是误解啦」

    「什么不对!虽然我让你为难为了在川中岛打败你机关算尽,但是从来没想过利用对手的感情!我的少女心可是严重受挫到无法修复了哦!」

    「都说,不对啦!相良良晴是织田信奈的恋人啦。夺走他什么的想法对我来说。那次邂逅,始终只是仅限一晚的回忆」

    「你,你想说的只有这点吗」

    扑哧,信玄的心中响起什么断裂的声音。可以看到不动明王的形象,「砰」地在信玄的背后浮现。啊啊糟了,谦信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信信信玄?等等。请等一下!冷静点。我和你的友情,跟我和男人的爱情完全是两回事」

    「完,完,完全是两回事!?两回事!?跟我,我,我相比,相,相,相良良晴更重要,是吗?用高高在上的视线,跟我讲色欲欲欲欲欲!上杉谦信!你这家伙果然,是我一生的仇敌!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立即重掌武田家当主之位开始第六次川中岛合战!」

    「那种事没有意义啦!?你也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吧?难得从姬大名引退,为什么老是固执地拒绝男方?一点没变,真是个胆小鬼!」

    「呜,咕,咕……!我是不是胆小鬼,咱们在战场上见真章!我要把你跟这些个肮脏的男人们一起,全部打倒!从现在开始这里不是清洲的五加长屋,是川中岛!」

    上杉景虎等人「呜噢噢噢噢!」「赌上相良良晴,和武田信玄的第六战呢!」「那么我们也,只有暂时延命跟武田方一战了吧吧吧!」「信玄殿下,请把武田方的武士们召集起来!」大为激昂。被堵住嘴巴的良晴(啊啊啊,骗人的吧?清洲大茶会变成第六次川中岛合战什么的?全部都在朝糟糕的方向倾斜!?)狼狈不堪。

    「等等等等等等~!越后的宰相直江兼续在此! 谦信大人,您到底在干什么~!现在可不跟武田信玄争风吃醋的时候!」

    「啊哇。啊哇哇哇。什么啊,这是?不知不觉,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总算发现异变的直江兼续和片仓小十郎,插到已经踏入必杀距离的谦信和信玄中间。

    「「不是争风吃醋!!」」

    「就是争风吃醋!不能交给二位!请瞧瞧直江兼续我,怎么来驳倒越后的糊涂蛋们让他们投降吧!」

    「「本来就是因为你工作偷懒跑去茶会玩儿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

    嘎!我不要听!兼续抱着脑袋,然而现在不是消沉的时候。片仓小十郎「都是我的错是我邀请兼续殿下去茶屋的」泪眼汪汪地说道。不对,不是小十郎殿下的错!不带武器勇敢地只身踏入相良家御馆的兼续,提高嗓门对景虎等越后政变军团当头一喝。

    「上杉景虎殿下!男武士们!做出这样的行为强行让她们结婚,根本是践踏谦信大人的恋心,践踏无偿的『爱』太没品了!少在那儿耍嘴皮子~!」

    然而,酒劲儿完全上来的上杉景虎一方,对于跟兼续的争论也是早有准备。

    「住口!这个毒舌娘们儿!你才是,爱怎么样怎么样的少在那儿耍嘴皮子!兼续殿下!你根本没有恋爱过吧!光说不练的宰相小儿!我有!无偿的爱,就在我的心中!我可以为了谦信大人去死!」

    「呜,呜库库!本该在智力上占压倒性优势的我,居然被景虎大人的气魄压倒了……!?以抱着殉情觉悟的少女为对手,单凭弁舌是说服不了的……!」

    束手无策的兼续,为了织田信奈等人即将实现的奇迹「天下统一」不至于出现破绽,为了阻止上杉谦信跟武田信玄决裂,为了救出相良良晴及其家人,为了避免上杉景虎等越后侍众切腹,最重要的是为了不让片仓小十郎背负罪恶意识,决定舍弃作为少女的羞耻心与自命不凡。在迅速地从清洲各处聚集起来的围观者面前,大喊道。虽然羞耻得切腹都自愧弗如,不过这才叫真正的「自我牺牲」,无偿的爱。为了让这场「御馆之乱」在引发天下骚乱以前终结,即使我的初恋就此告吹,即使被天下笑话「直江兼续多嘴多舌遭人弃」也没关系!

    「哈—哈—哈—哈!景虎殿下,那是误会!就连我也有在恋爱!和那边的——伊达家的片仓小十郎殿下两人!没错!我爱小十郎殿下!像你这种甚至都不懂得爱上男人的黄毛丫头,在人前谈爱什么的实在贻笑大方!懂了吗!」

    噢噢噢噢!围观者们一起沸腾起来。欢声雷动。

    「什么么么么!?在天下万民的注视下,说,说出这么可耻的秘密……呐,直江兼续殿下……作为上杉家的宰相,居然能贯彻义到这个地步……真,真是,败,败,给你了」

    就在兼续(呜哇哇哇哇。好想切腹腹腹!)受到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冲动所袭泪眼汪汪,景虎「我输了!」双手平伏在榻榻米上正要降伏的时候。

    由于一脸抱歉似的片仓小十郎,

    「那,那个。我,那个,我是女孩……我没想过骗人,穿男装是前一代殿下的命令。居然没有被发现。非,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受不了良心的苛责而对兼续道歉,全场的空气顿时冻结了。

    得知冲击性事实的兼续,

    「……唉?」

    一动不动,说不出话来。

    不,不好?突然被告白,慌了!不应该在此时此地说出来的……小十郎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迟了。

    上杉家的宰相,原来喜欢女孩子的吗!围观者们哄堂大笑,上杉景虎,「不是男人吗!你骗我!果然应该继续谋反!快点答应我们的要求!不然就不放相良良晴」气愤地说道。

    直江兼续淡淡的初恋,击坠。而且附赠这个可耻的误会被天下传颂。到了明天,南蛮活版印刷机全速运转名为「直江兼续的迷之『爱之前立(译注:武将头盔上的装饰)』的秘密揭晓!并非献给爱染明王!而是献给女孩子的爱!」的可耻读本将被大量印刷在清洲大茶会贩卖。

    「……完了……」

    「兼,兼续。不要紧啦。即使对象是女孩,只要爱情真实就没问题哦。没错。喜欢女孩子,有什么不好」

    眼见当场伏倒,开始无言地挖坑的兼续实在看不下去的谦信,轻轻地抱起兼续拼命鼓励她。可是,被爱上良晴的谦信那么说,兼续的耻辱只会倍增。可是,我不喜欢女孩子!啊啊啊!我不该来清洲!

    「直江兼续。女孩子什么的算了吧。终究不过是女人间的友情,一旦男人出现瞬间就破灭的脆弱感情。不管怎么罗列义呀啦爱啦比沙门天啦之类的高洁词汇,终究敌不过男人的接吻不是吗。哈,哈,哈……」

    「等等信玄!别把我说成那样行吗?」

    「事实如此不是吗!虽然我曾经两度跟相良良晴泡温泉,但是并没有败给男人的裸体像你一样坠落!」

    「你你你说,你跟相良良晴泡过温泉?年年年年年纪轻轻的少女,居然男女混浴?你你你你才是,无耻下流……简直就像发情的母猫!」

    「谦信,发情的是你自己吧!把我的初吻还来!」

    「啊。不对。你们两个。是要鼓励我呢,还是要继续争风吃醋呢,能不能快点下决定?」

    已经无法收拾的五加长屋的相良家御馆。

    在尖刻直白的争吵之末,「仔细想想这一连串骚动的元凶,全都要怪,相良良晴的好色。应该受到惩罚的是明明身边就有织田信奈这个雷打不动的恋人却不懂分寸的相良良晴」,武田信玄·上杉谦信·上杉景虎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

    三个人说着「你们都是」「遭到相良良晴毒牙的受害者」释放了竹中半兵卫和宁宁,「啾!」地瞪视「呼喝~呼喝~」被北条高宏按住的良晴,然后仰望被吊在天井上巨乳让龟甲缚勒得变形的柴田胜家「这个女人是」「相良后宫的暗中支配者不会错的」「这对牛一样的胸部,就是她君临相良后宫的罪证」相互点头示意。

    「呜哇哇哇哇!?不对不对啦,我是猴子的受害者之一,是除大小姐意外织田家中遭猴子毒手次数最多的可怜少女的说!在金崎也被猴子恨恨地揉过奶子……!」

    「咿呀。果然是相良良晴的共犯呢」

    「与其说是共犯。不如说她就是教唆童真小子良晴把他变成色猴子的黑幕」

    「这家伙的魔性巨乳是对谦信大人的爱情的最大障碍!用火刑比较妥当!」

    「都说不对了啦啦啦!呜哇哇哇,露易丝·弗洛伊斯也是因为这样在南蛮被针对的吗~!妈妈~!」

    片仓小十郎「请请请冷静点!事态正在逐步恶化!」试图说服三人,然而「穿男装守身的小姑娘」「懂什么!」「本来就是因为伊达政宗搬出来的麻烦事才搞成这样的不是吗」根本没人听。而且,本该阻止脑袋充血的姬武将们暴走的直江兼续,默默地在土间的地面继续挖洞。

    然而,就在这时。

    咚咚咚咚咚……。

    以长枪与种子岛武装的「织田旗本队」听说这场骚乱后终于杀到五加长屋。

    (眨眼间难以置信的不幸的连锁相互叠加,如今我的性命成了风中的烛火,不过执拗地拘泥于维持街道治安的信奈的会场警备没有疏漏!真是帮大忙了~!)

    可惜良晴能够安心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儿。

    率领织田旗本队维持清洲街道治安的人正是,人称「鬼武藏」的森长可。在织田家的姬武将中可谓异数战斗狂。

    关原合战中,被迫闷在「绊马栅」里心怀不满地贯彻防守战术,加上给单枪匹马的上杉谦信轻易地躲开了,「什么?已经停战了?我都还没打够呢!」正处在爆发边缘。

    这样一个森长可,却对出自织田信奈的命令绝对服从。

    而且,这次接到的命令是——「如果出现扰乱大茶会的暴徒坚决排除。不予交涉,一律格杀勿论!」。

    跟曾经在上洛时发布「如果咱们的兵胆敢掠夺百姓的钱财哪怕一钱都是死罪!」的「一钱斩」命令同样,是信奈独特的过激言论,家臣不得不对其打点折扣,然而政治力为零的森长可却完全按字面意思来接受。

    如果率领旗本队的姬武将是万事适当的池田恒兴或者聪明伶俐的蒲生氏乡,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信奈也不曾预想居然会发生这样的骚动。

    「好像有人质呢!不过扣押人质坐地起价的盗贼团伙说的话,谁会听啊啊啊!这是大小姐的圣意,对贼人立斩不赦!瞄准五加长屋,里面的贼人也好人质也好一律射杀杀杀杀杀!用未来语说就是『政府不会向恐怖分子屈服』!除恶务尽尽尽尽尽!」

    喀嚓!森长可举起爱枪「人间无骨」,旗本队完全包围住相良家御馆摆出一齐射击的架势。

    不行!信玄大人,谦信大人,良晴先生以及柴田大人都在里面!被释放的半兵卫为了向森长可传达事情拼命跑着,然而始终没能穿过密集的围观者群跟旗本队。半兵卫的声音本来就小。在这场骚乱中,声音无法传到森长可的耳朵里。

    「如果出现扰乱大茶会的暴徒坚决排除。不必交涉,一律格杀勿论!这是大小姐的命令!哪怕一次只要屈服于人质作战,此后必定无数次地被同样的手段击败!我是不会让任何人妨碍『天下布武』达成的!」

    合战应该早已结束了。然而,在森长可的心中「关原合战」似乎依然还在继续。真正的恶鬼。形象骇人。如果实现跟上杉谦信的一对一对决,即使是森长可应该也能从「战时」状态中解放恢复平常心的,果然一切都在朝着「破绽」的方向靠拢半兵卫只能这么想。

    并非事件罪魁祸首的东国双雄,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被织田家的兵一齐射杀。不仅如此,如果让引发御馆之乱的越后侍众全灭,那么事件的真相将永远地埋葬在黑暗中。被怀疑「一切都是织田家的自导自演。精心设计的暗杀」,留在越后和甲斐信浓将兵为了报仇而起兵!清洲的大茶会,化为凄惨的修罗场!天下,再度大乱!最重要的是,在关原无数次克服「命运」幸存下来的相良良晴的生命……!

    「……哪。哪有这样的。只能认为企图让『天下布武』出现破绽的看不见的『命运』之力在运作……良晴先生……!」

    半兵卫,差一步没能赶上。

    全军,射击击击击击!森长可咆哮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织田信奈的野望”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sypz27.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中钢期货 All rights reserved.

 

配资平台配资

期货私募

期货开盘

证券期货资质

期货平台

长春配资

直播期货

乙二醇期货

期货的操盘手

神华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