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期货

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我们的重制人生 第六卷 上传日:9月1日 第2章 他踏足的城镇

    “这么唐突真是万分抱歉。”

    刚走出咖啡厅,大叔便向我们低下了头。

    “啊,不,那个……”

    “那家伙很容易得意忘形,所以经常说话不动脑子。要是不方便的话,我马上就走……你们意下如何呢?”

    这里要是拒绝的话未免有些太无情了。我和奈奈子对视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就麻烦您引路了。”

    听完,大叔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我知道了。那就从这座城镇开始吧,我们边走边说。”

    他清了清嗓子,迈开了步子。

    我们也跟着他走了起来。

    “首先,你们知道小江户这个名字吗?”

    “是的,在站前的看板上还有宣传册上都有这个名字。”

    大叔点了点头。

    “原本,在江户时代,川越乃是亲藩、谱代的川越藩的城下町。是和江户因缘很深的城镇,所以才会有小江户这个名字。”

    虽然知道这里是个和江户氛围很像的城镇,但没想到它和江户竟然有着这样的因缘啊。

    “而且,城镇里还留有许多明治以前的老街,我们保持了它原有的风格,所以这座城镇才会是这副样子。”

    据大叔说,这附近留存有许多有着100年、200年历史的老建筑,而且依然在作为店铺营业。

    (好像还蛮有趣的。)

    我原本就很喜欢这种氛围的城镇,这样走一走也蛮不错的,贯之的事就待会再去考虑吧。

    “我们就先来看看这条大正浪漫梦通吧。”

    听完,我看了看周围,的确,周围都是些大正风格的建筑。

    “这里原本是很有昭和味道的商店街,进入平成以后,镇里改变了方针。在保留原有建筑的同时,把新建筑都改建成了大正风格,建成了这样的街道。”

    即便是乍看起来十分粗俗的混凝土楼房,也特意在窗户和屋檐上使用了曲线进行装饰。将这么多同风格的建筑汇聚在这条街里,想必是个浩大的工程吧。

    我们慢慢地走在街上。沿途,大叔不断地向我们介绍,这家店是做什么的,那座建筑有怎样的历史……不愧是观光协会的会长,似乎对这座城镇无所不知似的。

    不过,要是这样转下去的话,时间再怎么多也不够用吧……这样想着,我对奈奈子说道:

    “怎么办,要不要和大叔说一声,我们先行告辞……”

    只见奈奈子攥着从酒店里拿来的宣传册,死死地盯着什么东西。

    她看起来十分专注,小声地念着上面写的东西。

    “奈奈子?”

    我又喊了她一次。

    “哇!什什什么事啊,恭也!?”

    奈奈子明显地紧张了起来。

    她将刚才看的手册藏到身后,似乎有什么不想让我看到的东西,奈奈子急忙将手册塞进了口袋。

    “你在看……”

    “没有!完全没有!”

    肯定有看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

    也没有追究的必要,我便不再说话了。

    “好啦,快走吧!大叔都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像是要糊弄过去似的,奈奈子先行朝着大叔跑了过去。

    “她到底在看什么啊……”

    昨天在旅馆里也是,奈奈子似乎有什么打算,我追在她的身后,这样想道。

    意外之喜的川越观光,似乎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

    美术研究会部活动室。因为我也是这里的部员,所以平时也会来这里露面。大学的社团活动大多比较轻松,而这里尤其如此,对我来说是个放松心情的好地方。不过,对于想要认真学习绘画的人来说,可能就不太适合了。

    可是,就在这个社团,开始出现了不安的征兆。

    不,说不安或许也不太对。一般说来,不安指的是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征兆……

    可是,如今社团中的不安征兆,却是像棉花糖云要下糖果的感觉。

    “接下来!终于到了决定今年学园祭活动的时候了!”

    制造不安的始作俑者部长桐生前辈,正站在大家面前朗声宣言。

    “我建议女仆……”

    “我绝不同意!好不容易小斋川愿意加入我们,我绝不会让你们继续在社团里胡作非为的!”

    “反对言论管控!小樋山,你为什么总是反对我的提议啊!”

    “那个!理由!我从认识你开始!就一直在说啊~~~~!”

    暴走的桐生前辈,以及抑制他的樋山前辈。其他人纷纷打折哈欠看着漫画,悠哉地做着自己的事。一开始我还觉得有些异常,但不久我就发现,这不过是这个社团的日常风景。

    桐生前辈奋力主张的,是在学园祭开女仆咖啡。部里去年的时候似乎便已经搞过了,当时亚贵前辈、奈奈子前辈,还有叫来帮忙的前辈,大家的女仆装扮都十分靓丽,据说现场盛况空前。桐生前辈自然是满心欢喜,但樋山前辈似乎很不情愿。

    “你想啊!只要搞一次,就能赚够一年的部费!这样的话,就只能继续搞了吧!竹中平藏也这么说过!”

    “才没有啊!而且,小斋川才刚刚遭遇过那种事情,去年不也有人来纠缠志贵吗!你究竟在想什么啊!”

    “可是,要是小斋川遇到那种事,肯定会给对方脸上狠狠来一下的。”

    “请别说得像我一定会打人似的!啊不过,大概我会揍上去的吧……”

    “不行哦,小斋川!要是稍有不慎那个大叔可是会得寸进尺的,一定要拒绝才行!”

    “你看,小斋川也同意了!”

    “她!什么!时候!同意了!我拧你耳朵了哦!”

    部长和副部长的战斗仍在继续。而杉本前辈和柿原前辈无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件。

    “那个……两位前辈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怎么会?”

    “话说这出戏我俩都看腻了,希望能看到什么新的展开啊。”

    新展开……不过,毕竟这幅景象他们已经看了两三年了,会这么想也不奇怪。

    “不过啊,果然桥场君和志贵不在的话,部里就有些失衡啊。”

    杉本前辈自言自语道。

    “是啊。桥场前辈是真的不在家,亚贵前辈却是……”

    在倒是在。可是,却不会出来。

    之前的动画制作工作已经进入了高潮。虽然我不清楚那是多么辛苦的工作,可越来越长的闭关时间,默默地讲述着一切。

    时不时地,河濑川前辈也会去看一下亚贵前辈的样子,督促她好好吃饭,所以在健康方面倒也不用太过担心。

    “喂,小斋川!你能狠狠地骂这个笨蛋一顿吗?竟然打算办女仆咖啡,你是不是有病?别开玩笑了!这样骂就行!”

    “喂!太奸诈了小樋山!不过,被小斋川冰冷地骂一顿好像也不错痛痛痛!”

    两人又继续吵了起来,要想结束这场胶着的战斗,必须要有第三国介入才行。

    (女仆咖啡啊……)

    要是我就这么赞成的话樋山前辈就太可怜了,而且要是让桐生前辈得逞也确实有点危险。

    可是,我内心里还是觉得,开女仆咖啡也挺不错的。之前打工时的事件早就过去了,之后也没有参加什么活动,说实话我cosplay的欲望已经抑制不住了,必须要快些释放才行。

    (有什么替代方案吗……)

    “啊!”

    我不禁发出声来。

    “哎,小斋川想说什么吗?”

    “吓,辱、辱骂要来了吗?这样的话干脆把我踩在脚下痛痛痛!”

    看着樋山前辈和被掐住脖子的桐生前辈,我说道:

    “那个……女仆咖啡还是有点不太合适吧。”

    听完,樋山前辈微笑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看吧!果然小斋川也不喜欢!”

    “咕……咕呃呃……”

    胜负已定,看着眼前的两人,我继续说道:

    “不过,cosplay咖啡厅……不是很好吗?”

    室内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都傻眼地看向了我。

    “那、那个,小斋川,你刚才说什么……?”

    樋山前辈难以置信似的问道。

    “哎,我说cosplay咖啡厅啊……”

    “cosplay就是,装扮成动画、游戏、电影角色的那个,对吧?”

    “是的,没错。”

    樋山前辈惊得有些合不拢嘴,桐生前辈则一下子凑了过来。

    “你你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小斋川!你是不是中了这个傻瓜的毒了?快清醒过来!!”

    “没、没关系的,樋山前辈!我现在很正常……”

    “可可、可是啊,cosplay咖啡厅,那可是cosplay咖啡厅啊!要是那家伙的话倒也罢了,有常识的你怎么会提出这种建议呢……”

    我将手放在樋山前辈的肩上,低下了头。

    “对不起。可我的确是那么说的。现实就是如此。”

    “怎么会……”

    不同于崩溃的樋山前辈,像个色情大叔的部长则是高呼着“我的时代来临了!”英姿飒爽地站了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小斋川!果然你也能理解啊,这种大叔的梦想和浪漫!”

    “不,你那只是男人的丑恶欲望罢了。”

    部长惨叫了一声,再次倒下了。

    “斋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可以告诉我吗?”

    在部长和副部长相继倒下之后,活动室内响起一个凛然的声音。

    是代替桥场前辈与会的河濑川前辈。

    我点点头,开始了说明。

    “去年的女仆咖啡,的确是个有趣的企划,由于前辈们魅力四射的女仆姿态,现场也是盛况空前。”

    “没错没错!所以我才会打算再搞一次!”

    已经倒下的桐生前辈,在不知不觉间再次站了起来,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神色。

    “可是,也出了很多问题,所以我觉得还是别再搞了为好。”

    “啊!”

    又是一声惨叫,桐生前辈再次倒了下去。

    “而且,要想让企划成功的话,只是复刻去年的做法也是不行的吧。爱好者们第一次或许会比较宽容,可第二次肯定也会变得挑剔吧。所以,我觉得干脆重新制定一个企划更容易取得成功……各位前辈觉得怎么样?”

    说完,我看了一眼部长和副部长,可这对相声组合依然倒在地上,没有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看来是不能指望他们做出决断了啊。

    (能依靠的,只有这个人吧。)

    我再次看向河濑川前辈。

    “……基于以上的理由,我建议开设cosplay咖啡厅,您觉得如何呢?”

    河濑川前辈默然站起身来。

    “理论上完全没有问题。企划的意图也十分清晰,你们觉得呢?”

    我环顾室内,副部长依然倒在桌上,而部长和其他的男性前辈则是畏畏缩缩地举手表示了赞同。

    “多数赞成。那么今年学园祭的企划就决定是cosplay咖啡厅了,快开始准备吧。”

    在部长和副部长全都倒下的现在,河濑川前辈作为新的领导者屹立在废墟之上,开始指挥起了企划的具体内容。

    “首先是服装。去和漫研还有SF研交流一下吧。不过要是对面不打算出租的话我们也就只能自己制作了,斋川,你这方面能搞定吗?”

    “哎,是、是!我在服装制作上有一些经验……”

    “那,决定好要出什么角色之后就再来找我商量吧。接下来是材料费——”

    河濑川前辈利落地开始了准备工作。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把工作安排得这么井井有条啊。当然,桥场前辈也十分可靠。这就是前辈的真面目,隐藏在桥场前辈身后的她,不过是一张假面——最终BOSS的第一形态。

    “那个,对不起,前辈。我说了任性的话。”

    我惶恐地说道。

    “为什么要道歉呢?我是觉得你的想法可行,才将其列为今年的企划的,并不是顾虑你的想法。”

    真是很有前辈的风格。

    “而且嘛……”

    “而且?”

    前辈眼神有些闪躲。

    “反正,要是那家伙的话肯定也会这么做吧,毕竟我是他的代理嘛。”

    “哎……”

    那家伙,指的是桥场前辈吧。总会时不时提到桥场前辈,两人的羁绊还真是牢固啊。

    (不过……)

    为什么河濑川前辈甘愿让桥场前辈领导,而自己在一旁辅佐呢。虽然在我看来,桥场前辈的制作能力的确很强,不过和河濑川前辈比的话,两人似乎是在伯仲之间吧……

    “真是的,桥场那家伙净会给我添麻烦。”

    说完,前辈叹了口气。

    “啊……”

    这种无奈中透着温柔的表情,让我联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难、难道说……!)

    不,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了。每当进行决议的时候,河濑川前辈都会尊重桥场前辈的意见。

    桥场前辈的意见的确都十分新颖惊喜,但同样,副作用也都很明显。可是,由于河濑川前辈的帮助,大家的不安得到了纾解,可行性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河濑川前辈是一个严于律己同时严于律人的人,所以她肯定是因为认可桥场前辈的能力,才会这么做吧。可是……

    (河濑川前辈应该是……喜欢桥场前辈吧。)

    想通这件事后,眼前这位喑恶叱咤的前辈,瞬间变得可爱起来了,让我不禁想好好抱抱她,可惜我没有足够的勇气。

    ◇

    穿过大正浪漫梦通,我们终于进入了小江户的中心——中央通。

    从本川越站前的道路一路向北,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不禁怀疑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周围的建筑明显低矮了起来,更没有什么高层住宅。在川越这样的城镇里,明明应该遍地林立着高楼大厦才对的,可到这里,却像是塌陷出一个大洞似的,净是些低矮的建筑。

    这一带连电线杆都没有,大概是都埋在了地下了吧。不同于之前的人来人往,这里简直就像是影视基地或者主题公园一样。

    而这里最大的特征便是——

    “请看,眼前的一切,都是江户风格的建筑。”

    这一群瓦屋建筑。

    “好厉害……简直像是电影的场景一样。”

    看着这片壮观景象,奈奈子不禁有些心旷神怡。

    “这些全部都是江户时代的建筑吗?”

    大叔摇了摇头。

    “明治年间,这里发生了川越大火。很遗憾,那时很多珍贵的建筑都被烧毁了。眼前的这些建筑都是后来重建的。不过,每一栋也都是有100年以上的历史了。”

    是这样啊。即便如此,保护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也耗费了许多工夫吧。

    “并且,吸取川越大火的教训,川越使用了一种新的防火建筑,就是这种藏造建筑。”

    而遍布着这种建筑的这里,便被人们称作藏造街了。

    “而这座钟楼——时之钟,便是这一带的地标了。”

    一片低矮建筑中,耸立着一座显眼的高大钟楼。

    “直到现在,只要一到整点,钟声就会响起。虽然时间不是很准,但声音很好听哦。”

    我仰望着这座长久以来守望着这座城镇的钟楼。

    这座钟楼也是在明治年间重建的,但即便如此,也有着上百年的历史了。相比我那渺小的时间旅行,要厚重十倍以上。

    可是,这十年里,我虽然努力进取,却也屡受挫折。我不禁痛感到,时间真是难以捉摸啊。

    (10年以后,她肯定会依然屹立于此吧。)

    要是有机会回到未来的话,就再来这里看看吧。那时一定会感慨颇深吧。

    路过时之钟旁的豆腐店时,我感觉有人在叫我们。

    “啊,老师!您辛苦了,今天是带人参观吗?”

    结果,是来找大叔的。

    “是啊,相逢即是有缘。对了,给我来3个豆腐甜甜圈。”

    不愧是理事长,果然是镇内的名人。一路上和大叔打招呼的人非常地多,每次大叔都会非常亲切地和他们问好。

    不过,不是理事长,而是老师吗?难道说大叔过去做过老师吗?看他的言行,或许真是这样也说不定。

    “大家都喊您老师啊。”

    大叔依然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样。

    “毕竟职业如此。”

    看来是这样没错了。

    捧着热腾腾的甜甜圈,我们三人一起吃了起来。

    刚炸出来的甜甜圈,外皮酥脆,内在则十分柔滑甘甜,绝妙的滋味在口腔中扩散开来。

    “真的哎,好好吃!”

    奈奈子开心地咬下了第二口,结果好像被烫到,“啊”地叫出了声。

    “小姐,请喝这个。应该会和甜甜圈很搭。”

    大叔递来的茶味道稍酽,的确和甜品很搭。

    “非、非常感谢。不好意思,麻烦您这么多。”

    大叔自然而然地付了甜甜圈和茶的钱,没有让我们出钱。

    受到这样无微不至的招待,我和奈奈子向他表示了感谢。

    “别在意啦。这是我的工作。”

    大叔依然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继续走了起来。

    “接下来是这里。穿过道路时请小心来往车辆。”

    穿过道路,我们走进一条和中央通连结的小路。

    我本以为这会是一条幽静的巷道。

    “哎,这里人也太多了吧!”

    正如奈奈子所说,小巷里人满为患。

    “接下来我们要去的,是川越最热门的地方。或许比小江户的知名度还要高。”

    听到大叔的话,奈奈子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啊……我好像有印象。”

    好像,北海道的地方电视台一档人气旅游节目曾经来过这里。什么来着,好像是甜点大胃王比赛。

    “梅子酱,还有麸果子……什么的。”

    “麸果子?”

    “嗯。并不是普通的麸果子,足有一张卷起来的海报那么大。”

    “没错。这一带遍布着许多粗点心店,乃是川越名胜——果子横町。”

    大叔静静地点点了头,看向周围的店铺。

    “与其听我在这说三道四,不如直接走走看吧。”

    我们又跟着大叔转了起来。

    的确,和大叔说的一样,百闻不如一见。许许多多带着怀旧味道的粗点心店集中在这里,每家店铺都聚集着大量的客人。

    10元口香糖、迷你甜甜圈、可乐软糖等等怀念的粗点心摆在货架上,让人眼花缭乱。

    “啊,这个麸果子就是恭也你刚刚说过的。”

    听到奈奈子的话,我回头看去。

    “嗯,就是这个,果然好大啊。”

    店里摆着许多大如棒球棒的巨大麸果子。

    “这个要怎么吃啊……?”

    “我也不清楚,就是和普通的一样咬着吃吧。”

    因为不太好拿,所以我们并没有去买。而像是来修学旅行点的初中生们,则是人手买了一个。有的男生甚至模仿起了打斗场景,真是年轻啊。

    “初中生大概都很喜欢这种东西吧~”

    奈奈子愉快地看着他们。

    “恭也修学旅行的时候,就没买过什么奇怪的特产吗?”

    “有啊,我买过上面写着努力的莫名其妙的钥匙扣。”

    这种钥匙扣至今还能在很多地方见到,这种东西现在竟然还有在卖啊。

    “那个啊!对了,还有就是,木刀!”

    奈奈子快活地说道。

    “木……刀?”

    “哎,就是那种插在法被旁边,还带鞘的那种木刀啊,可以这样耍……”

    说到这里,奈奈子才终于注意到了我们过去的不同。

    “……你就当没听见好了。”

    “嗯、嗯。”

    奈奈子买了木刀之后,用它做了什么呢?

    希望不是拿来和其他学校的学生干架吧……

    走出果子屋横町,我们接下来参观的,是一家贩卖陶瓷器的店铺。

    一楼摆放着一些盘子、壶、小物件、钥匙扣,看起来蛮有趣的,可是,我们的目的地却是在二楼。

    “这里是陶艺的体验教室。你们平常很少会接触这种事,一定会感到很新鲜吧。”

    大叔说着,便准备了起来。

    “去年做过了啊……”

    “我们是艺大的学生,这件事并没有告诉过大叔啊。”

    我们在艺大里,上过陶艺的选修课程。

    “不过,那个时候大家忙着做同人游戏,上课的时候都在打瞌睡啊,好好试着做一次不也挺好吗?”

    “也是。说不定能做出很精致的壶呢~”

    就这样,我们拉起了陶胚。

    “哎,哎……这个有这么难吗……?”

    奈奈子做起了前卫的陶壶。

    “奈奈子,拉胚的时候手要固定好……哇啊啊!”

    “恭也,你的那个也很糟糕吧。”

    “你、你好意思说别人吗……?”

    我们两个的表现完全不像是艺大的学生。

    “唔……看来对你们来说有些太难了啊。”

    最后,陶艺体验只能惨淡收场。

    “我感觉好不甘哦……”

    “是啊……”

    虽然我们并非陶艺专业,但如此惨不忍睹的两个壶摆在我们眼前,还是让我们感到有些悲伤。

    在接受完店员的指导后,我们终于做出了还像些样子的盘子。

    接下来就是交给专业的匠人,等待烧成了。

    “一个月后,会专门送到你们家里。”

    想到当我们已经忘了这件事的时候,公寓里突然收到两个谜一样的盘子,我不禁有些想笑。

    ◇

    结束了陶艺体验,我们再次回到了中央通。

    “到这里,藏造街就结束了。前面还有著名的寺庙以及地藏,其中……”

    话说到一半,大叔胸前的口袋里响起了不协调的吉他声。

    “失礼了,我接个电话。”

    看来是大叔的手机铃声,大叔掏出了手机。

    “喂,什么事……这样啊,我知道了。”

    是工作联络吧,电话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对不起,我这边突然有些事情,看来参观只能到此为止了。只带你们参观了一半,真是很对不起。”

    说完,大叔便认真地向我们鞠了个躬,把我们也弄得惶恐了起来。

    “没这回事,是一场非常愉快的旅行。”

    “嗯,只有我们俩的话,肯定没办法参观得这么详细的。”

    我们诚挚地向大叔致以谢意。

    虽然开始的契机只是咖啡厅老板的任性,可是大叔的讲解重点突出、十分巧妙,我们感到非常满足。

    自然不会有任何的不满。

    “不,至少再让我带你们参观一个地方……对了。”

    大叔再次取出手机。

    “方便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呢?”

    “哎……好,麻烦您了。”

    面对大叔突如其来的邀请,我不由自主地点头应下了。

    “非常感谢,之后我会告诉你饭店的地点,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吗?”

    “啊,好的……”

    我向大叔展示了自己的手机号。

    “非常感谢,那我一小时以后再联系。我先告辞了。”

    又标准地鞠了一躬,大叔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大叔走了啊……”

    “嗯,好像是有工作啊。”

    是有什么不得不陪的大人物来了吗?

    指引的人不见了,我们一下子迷失了游览的目标。

    “接下来怎么办?”

    要去看看大叔刚才说的寺社吗?还是干脆去路边的咖啡厅休息一下呢……

    不管怎样,一小时后又要和大叔汇合了。虽然还有贯之的事情要去考虑,不过看来要等午饭之后了。观光的时候,我脑子里也净是贯之的事,得找个机会好好整理一下才行。

    就在我纠结该怎么选择时,奈奈子对我说:

    “那个,恭也……我有一个想去的地方。”

    没想到奈奈子竟然有明确想去的地方。

    不过,奈奈子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不敢和我对视,有点,不……很可疑。

    “可以啊,去哪?”

    “就、就是想去的地方!”

    是什么不能说的地方吗?

    不过,我也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也没有理由拒绝。

    “嗯,那就走吧。知道路吗?”

    我问完,奈奈子就用力点了点头。

    “刚才我看过宣传册了,没问题的!”

    奈奈子连脸都红了起来,拉住我的袖子。

    “走啦!”

    “嗯、嗯。”

    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但我还是顺着奈奈子的意思,朝着目的地走去。

    从中央通向北,不久后再转向东。

    离开藏造街后逐渐减少的游客,到了这里又突然猛增了起来。

    “哎,这些人也是要去那里吗?”

    “嗯、嗯……大概是的!”

    奈奈子还是没有告诉我目的地在哪。

    仔细看看就能发现,我们周围的游客主要是情侣居多。之前明明还多是一家人和修学旅行的学生来着,倾向还真是明显啊。

    (难道说是……)

    大概是去处的差异吧,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啊,就是那儿。”

    我顺着奈奈子的话看过去,眼前是一大片森林以及一座鸟居。透过鸟居可以看见后面正殿的屋檐。

    “神社……?”

    奈奈子点了点头。

    “这里叫做冰川神社。宣传册上的介绍也占了很大的版面,总之,那个,就是风景名胜啦,所以就想要过来看看!”

    奈奈子精神饱满地向我介绍,看上去有些刻意。

    大量的情侣、神社、名胜。

    我察觉到了这里为何会成为人气景点。

    (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吧……)

    毕竟是奈奈子,肯定会脸红到耳根,说不出话来吧。

    走近后发现,这是一座中等规模的神社。入口处,保安们疏导着交通,指挥着来往车辆。

    没想到这个“效果”能引来这么多人啊。

    我们走进了神社。

    冰川神社的规模算不上大,相比之下,来参拜的香客人数却比其他神社要多得多。

    基本上所有香客都是两人相伴而来。其中也偶有独自来的,但全部都是女性。

    “人真多啊。”

    抽签和护身符的摊位都排起了长队。

    “好了,恭也,我们去拜一拜吧。”

    “啊,嗯……”

    “想向神明许愿的事情有好多好多啊……”

    的确,想要许愿的事有许多。不仅是贯之,还有作品的事。还有,关于大家的未来,我也有许多愿望。

    净过手后,我们排到了稍短一点的参拜队伍后面。壮观的正殿前,排着一列列四人的队伍。当然,全都是一些情侣。

    我们两人排在一起,缓缓向前走去。一旁的看板上,写着神社的各种效果。

    其中用加粗巨大字体书写、最引人注目的是——

    (“恋爱成就、结缘”吗……)

    和我想的一样,这才是这座神社的本命。不过挑明这一点也不过是自找麻烦,我也只能装作没有看见了。

    “那个,恭也要什么愿?”

    “哎,我吗?嗯……”

    我回忆了一下刚才想的事情,实在是难以归纳成一个愿望。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贯之的事了吧。

    “机会难得,我想许很多愿啊。”

    “也是,多许几个的话,或许能实现一个两个呢。”

    虽然会给神明添麻烦,但奈奈子说得没错。

    “嗯,像是请给我5000亿元,许一些大一点的愿望吧!”

    说着,就冲我笑了笑。要是真的拿到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吧。

    我苦笑了一下,看向正殿。

    击掌声在嘈杂的神社中凛然响起。

    (感觉轻松一点了啊。)

    托奈奈子一直说这说那的福,在一段时间里,我能够不去考虑贯之的事。

    (啊……)

    或许,奈奈子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想来,同时——

    (也想让我打起精神吧……)

    要是这样的话,当然我会很高兴,也很感激,可是,也会感到无比愧疚。

    一切都是我的错。每看到奈奈子在我面前露出可爱模样,我都难以自已地产生强烈的罪恶感。

    我还没有和志贵交往,也没有特定的对象,这种不能做出选择的状态,让我感到十分羞耻。

    (奈奈子已经不再隐藏对我的好意了啊……)

    我想起了前几天斋川的迎新会上的事。

    并不只是因为喝醉了而已。那个时候,奈奈子明显是在向我表白心意。虽然奈奈子很容易害羞,可积极进攻的次数明显变多了。

    轮到我们了。投入赛钱,我们两次鞠躬,两次击掌。

    低着头,我偷窥奈奈子的表情。

    她静静地闭着眼睛,嘴里念着什么。虽然听不清具体内容,但都到了这里,她是为了是谁已经是一清二楚了。

    (我没法做出任何回应,真是难看啊。)

    并非是志贵,而是选择和奈奈子一起组建家庭,这种可能也是有的吧。不,即便是会变成那样,现在的我也没有思考这种事的余裕。

    我们垂下手,再次深深鞠躬,结束了参拜。

    大概是想通了什么吧,奈奈子的表情,变得明朗了许多。

    ◇

    参拜结束后,我们打算在神社里四处转转。

    “现在,好像是在举办什么活动啊。”

    奈奈子指着宣传册说道。

    结缘风铃。形形色色的挂在神社的道旁,随风作响,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对了,大鸟居后面那里好像也挂着几个风铃来着。

    “真壮观,会不会有2000个啊?”

    “在店里可见不到这种景象啊。”

    我很中意。

    “……为了等会能够认真欣赏,我先去下洗手间。”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哦。”

    再往里面一点有一座石碑,我们约定好了在那里碰面。

    从洗手间出来,返回神社。随即,我就发现有三个男人正看着奈奈子说着什么。

    “咦?”

    指指点点的,看上去有些可疑。

    我想起了学园祭时那些麻烦的家伙,不由绷紧了身子。

    “那个女孩超可爱的啊。”

    “是不是一个人啊?”

    “不,是跟一个男人一起来的。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可能没有男朋友吧。”

    接着,三人一起叹了口气。

    平安无事,搭讪最后以未遂告终。

    (太好了,平安无事。)

    我刚想松一口气。

    “喂,还有啊……!?”

    石碑旁的两个男人,从刚才起就在偷瞄奈奈子。想是在考虑要不要上前搭讪……

    我连忙朝奈奈子跑去。

    “对、对不起,等急了吧!”

    奈奈子看向我,笑了。

    “完全没有!那我们就继续参观吧!”

    说着,便朝着挂满风铃的小道走去。

    我跟在她身后,若无其事地看向周围。

    (刚才的人……还在看这边啊。)

    他们肯定是把我当做奈奈子的男朋友了吧。羡慕的目光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平时都生活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但从偶尔的外界交流中,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奈奈子很美,而且是那种惊若天人的美。

    毕竟,几年后,她可是会成为轰动全国的歌姬啊。虽然这主要是因为她的歌的魅力,可出道不久便出版写真集,则主要是因为她标致的容貌了。

    一起待的时间长了,我总会时不时忘记这个事实——

    待在她的身边,是一件十分特别的事。

    “啊,恭也,快看!”

    “哇……”

    看向前面奈奈子指向的东西,我不禁发出感叹,再也移不开视线。

    在众多的绘马上面,数不胜数、五彩缤纷的风铃正挂在那里。

    有玻璃的,也有陶瓷的,风铃下系着的短笺随风摇摆,交互在一起。

    混合着阳光,我的眼前变成了一片光与色的世界。

    澄净的和声响起,我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美的,不像是现世的风景。

    我无言地站在入口。

    抱着一种近乎敬畏的感情。

    “去、里面看看吧……”

    奈奈子说。

    “嗯。”

    我点点头,踏入风铃摇摆的回廊。

    一走进去,我就被斑斓的强光惊呆了。与远观不同,在近处,阳光与风铃交织在一起,刺得我的眼睛有些发痛。

    眼睛、耳朵。一瞬间接收到的情报量太大,大脑完全反应不过来,仿佛坠入五里雾中。

    光与色斑斓变幻,像是身处万华镜中一样。

    其中,一样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是……)

    走近了,我才发现构成这个场所的一大元素。

    风铃下的短笺上,写着形形色色的思念。当然,在这个地方,自然都是些恋爱的情感。

    喜欢他,却传达不到,想要传达给他,想要得到回报……直白的语言,书写着直率的情感。语言里没有任何虚饰,字里行间,尽是纯粹的情感。

    而墙上的绘马则要更直接几分。层层垒叠的绘马上,记着强烈的思念。远处简单的风景,走近了,却是一片情感的汪洋。

    最喜欢你了,希望你能明白,为什么就传达不到呢,好好看看我呀。

    “呜……”

    我不禁发出呻吟。思念带有力量,聚集在一起,就成了一种暴力。在视觉与听觉都被扰乱的同时,这些话语的压力,着实有些可怖。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我身旁的这个人,正是怀着一份强烈的思念。

    而且,我也知道她心仪的对象。

    我眼前的风景开始晃动了。我意识到自己的感官变得有些异样,可我对此也无能为力。

    像是喝醉了酒似的。不,比那更加让人心情愉悦,就像是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似的。

    “好美,可是,感觉有些怪怪的啊。”

    奈奈子叹了口气,看向我。

    “你、不这么想吗?恭也……”

    明灭变幻的光里,奈奈子看起来无比地神秘。那张美丽的面庞和大大的眼睛,笔直地看着我。

    刚才嘴里说着特别的她。无比美丽的她。看着这样的她,我的意识有些涣散了。

    我知道我已经开始发昏了。我已经沉醉在这片风铃之中了,而更要命的,是我沉醉在了奈奈子的眼波里。

    “恭也……”

    奈奈子唤着我的名字。她的声音在我脑内不断地回响。

    “奈奈子……”

    我也唤起了她的名字。

    咦,为什么我离奈奈子越来越近了?我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这已经是那个的前兆了吧?怎么回事?现在不是做这种轻浮事的时候吧!难道说,这是恋爱成就的神明的……

    我的眼前被染成了一片洁白。

    “恭也……”

    奈奈子的神色突然恢复了正常。

    视线也瞥向了旁边。

    “奈奈子……?”

    我发现有些不对劲,也看向旁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身旁聚集了几个男女中学生,正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们。显然,他们对后续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不亲吗?”

    其中一个男生开口说道,马上遭到了其他人的肘击。

    我们这才意识了过来,赶忙拉开距离。

    “风、风铃真好看啊!”

    “是啊!真好看啊!”

    我们脸红着笑了起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再去欣赏风铃,沿着小路跑掉了。

    (有点糟糕啊……)

    我的内心深处早已大汗淋漓了。

    完全被当时的氛围操控了。地点、场景、奈奈子的惹人怜爱,让我完全失去了自制力。要是就那样发展下去的话,事情就糟糕了。

    该怎么办才好呢?在此之前,我和奈奈子从来没有过这样暧昧的氛围。可是,迎新会以后,我们之间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白滨的时候也是这样,奈奈子变得越发积极了起来。

    不过那也只是她个人的情况,我依然保持着自制。可是,今天的事虽然也有氛围的影响,变成“那样”也是双方意志的产物。

    (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吧……我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我们之间或许正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什么变化。来到这儿之后,我便不断被这种意料之外的变化所捉弄折磨。

    ◇

    北山公寓总部——客厅,河濑川前辈像是总司令似的,叉手坐在那里。

    我坐在她面前,虽然没有敬礼,但也带着类似的心情,等待着她的命令。

    “既然决定了就得早点开始准备才行啊。你愿意帮我吗,斋川?”

    “是,不过真的不要紧吗,前辈?你明明不是我们的部员啊。”

    “明明不是部员,却被部长和副部长请求主持了啊。”

    “您说的是……”

    美术研究会,还是一如既往地自由,不如说,已经是一心想把河濑川前辈也拉下水了吧……

    学园祭的活动就这样平安无事(?)地决定了。

    而一旦决定之后,便能干净利索地开始行动,正是这个社团的优点,原本就是赞成派的桐生前辈自不用说,包括之前强烈反对的樋山前辈在内,全体部员一齐为了cosplay咖啡厅的成功行动了起来。

    不过,辛苦的事还在后头呢,我和河濑川前辈先行回到公寓,开始了对策会议。

    “那个……当然,我也得cos对吧?”

    我偷窥着前辈的表情,说道。

    “不想的话也可以不做啊。不过作为主办方,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下场cos啊。”

    “我做,绝对会做的!”

    我连忙回答。

    这件事原本就是由我提议,而且我本来就很喜欢 cosplay,所以没有理由拒绝。

    “不过,露出度太高的还是算了……”

    我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别担心。那种会过度煽动性冲动的东西,这次是不会做的。”

    太好了。不过性冲动……还真是直接啊。

    “这是桐生前辈提出的名单,要看吗?”

    说起来,他刚才的确是递来了什么东西啊。我接过名单,看向上面写着的作品和角色。

    “桐生前辈有点糟糕吧……”

    “意见一致。”

    河濑川前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名单上面,净是一些不适合在公共场合展出的cosplay。

    我毕竟是cosplay爱好者,所以并不会对作品和角色抱有偏见。不过,这种露出度高的cosplay,一定要准备专门的摄影棚,或者设定入场限制才行。否则的话,是会给业界的大家添麻烦的。

    所以,在借用大学教室开办的咖啡厅里,这张名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毕竟,第一行就是退魔忍啊……

    “所以,我会重新制定名单。然后,就由你来挑选你、志贵、奈奈子会喜欢的角色,这样可以吗?”

    “是,拜托您啦。”

    接着,我便接受前辈的委托,调查起了咖啡厅的菜单。因为大阪是座商业城市,所以开饮食店还是十分方便的。

    我现在手里拿的资料上,写着各商家的联系方式,以及大概的预算规模。河濑川前辈到底是从哪里搞到这个东西的啊?

    (真是个完美的人啊。)

    我透过书的缝隙,偷偷看向前辈。

    美丽的外表、纤细的体型。胸部说不上大,可也并不贫瘠。头发束在脑后,露出美丽的后颈。这样或许有点变态,但我还是忍不住去偷看河濑川前辈的后颈。

    像是人偶似的。小时候,肯定有人这么对她说过吧。我又看了看自己肉肉的身材,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要是前辈的话,穿上那些我想穿却没法穿的帅气cos服,肯定会很合适吧……

    “咦,啊啊啊啊啊啊……!”

    我情不自禁地大叫了起来。

    “怎、怎么了吗!?突然大喊大叫的……!”

    河濑川前辈目瞪口呆地看向我。我之前在前辈面前一直都是细声细语的,突然这样,她肯定是吓了一跳吧。

    “那个,可以问前辈一件事吗?”

    “什、什么事啊……”

    我满眼期待地看向前辈。

    “前辈要不要也来cos呢!”

    我刚说完,就看见前辈猛地抖了一下,然后立即回答。

    “哎、哎!我不可能会做的吧!”

    ……果然如此吗?我就知道她会这么说。

    “为什么呢?”

    “还问为什么……你明白的吧,相比于你、志贵还有奈奈子,我一点都不好看,根本就没有人喜欢我这样的吧!”

    啊~~啊~~这个反应!这个反应真是太棒了!这个脸红的可爱表情和姿态,真是太可爱了!这么好的资质,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前辈是在耍我吗!

    ……我倒是不至于直接这么说。

    “实话实说,我认为前辈应该来试试cosplay。Cos经历十年的我可以保证,前辈的魅力和适性没有任何问题。”

    “不、不可能的!而且,会有适合我的角色吗?我胸部不大,身体又瘦小……喂,你要去哪啊?”

    我没等前辈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翻起了服装箱。

    “找到了……”

    接着我回到客厅,将它递给前辈。

    “这是什么啊……”

    “好啦!赶紧把它换上给我看看!”

    受制于我的强硬,河濑川前辈拿着衣服回到了房间,换起了衣服。在房间里时不时传来“这是什么啊,好帅气……”“不过肯定不合适吧,那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简直就是最棒的赞美。

    然后。

    “我姑且……穿上了,但果然不行,根本就不合……”

    “河濑川前辈!!这不是很棒吗!好漂亮,简直就是艺术品!这么适合这个cos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递给河濑川前辈的,是去年热播的某部英雄战队动画的女性司令官的cos服。

    贴身的衬衫军服、帅气的细框眼镜、纤细的皮鞭。而且偶然的是,那个角色的发型也和河濑川前辈的几乎一样。

    原本这个角色就十分纤细,和日本人的体型有较大的差别,在圈内一直都被称作cos地狱,实际上,我也失败了,完全不适合我。

    可是,那个理想人物就站在我的眼前。我的理想型……

    “真的吗?你不会是在骗我吧?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哦!”

    “啊!!前辈,你不会是看过动画吧!?刚才那个可是这个角色的经典台词哦,真是太棒了!!”

    “哎,我没看过啊,是这样吗?”

    是啊。就是这样。

    虽然是一名帅气的精英事业女性,却经常被主角们耍得团团转,不时被换上有些色情的衣服,而这个反差正是这个角色最大的萌点,各种本子更是数不胜数……

    “哈、哈……前辈真是太棒了,好帅……”

    我情不自禁地朝前辈走了过去。

    我想用自己的身体来感受这个美丽的完美角色。

    “喂,斋川!你的表情很奇怪哎!快恢复正常,不要,不要啊!”

    “怎么这样,前辈不是说我随时可以向你撒娇的吗!”

    “那时我怎么会想到会有这种事啊!啊,不要,别抱过来!”

    亚贵前辈,对不起……我好像发现了新的天国……

    ◇

    离开冰川神社后,我们再次回到中央通。

    一小时后,大叔来电话了,我们决定到他推荐的那家饭店共进午餐。

    “啊……就是这儿。”

    中央通的路旁,有一家古风古色的饭店。虽然是家鳗鱼店,却不是那种西装革履的高级饭店氛围……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让人感觉宾至如归。

    走进店内,大叔已经到了,正坐在里面的座位上。在有年头的坐垫上落座,酱汁的味道扑鼻而来。

    在等待鳗鱼烤好的这段时间,大叔向我们介绍起了“川越与鳗鱼”。

    “鳗鱼也是川越的一件名产。过去在入间川和荒川里有许多鳗鱼,川越并不临海,对这里的居民来说,这可是蛋白质的重要来源。”

    眼前,正摆着几条看上去就很美味的鳗鱼。

    “恭也……这个会不会太贵重了啊?”

    “嗯,我也这么想。”

    肉质肥厚的鳗鱼塞满了饭盒,根本就看不见里面的饭。大叔已经点完了单,虽然不知道是松竹梅的哪一级,但肯定是最高级的鳗鱼吧。

    “别担心。虽然是很好的鳗鱼,但价格很实惠哦。”

    “是、是吗……”

    虽然他这么说,但肯定比连锁店的牛肉饭要贵很多吧。

    而且,恐怕这里也是大叔埋的单吧。从一开始就多承蒙他照顾,连午饭也是大叔请客,这实在是远远超过了普通导游的程度。

    “这也是参观的一环。”

    恐怕并非如此。

    带着犹疑,我尝了一口眼前的鳗鱼。

    “哇,好好吃……!”

    刚吃了一口的奈奈子,睁大眼睛发出惊呼。

    “真的哎,这个鳗鱼的品质真好。”

    刚一入口,嫩滑的肉质便在口中化开,再配合绝妙的酱汁,给人带来了无上的满足。

    “合你们口味真是太好了。这家店从明治起便一直专营鳗鱼,有历史积淀的店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这样的名店的氛围竟然会如此亲切,完全不会给人望而却步的感觉。要是这里有那种料理亭的厚重感的话,我肯定无法静下心来品尝眼前的料理吧。

    我们就这样赞不绝口地吃着鳗鱼,不知不觉间饭后的茶水已经上来了。

    “年轻人的胃口就是好啊。真令人羡慕。”

    大叔虽然这么说,可同样的分量,他几乎是和我们同时吃完的。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大叔,发现他的体格相当健硕,没有肚腩,身材保持得很好。简直让人怀疑起他是不是现役运动员了。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们两个的事啊。不介意的话,能说给我听听吗?”

    “啊,是,没关系的。”

    我们向大叔说起了我们的名字、学校,以及之前的一些经历。

    “嚯……艺大吗?是什么专业呢?”

    “我们是映像科。主要学习电影拍摄以及演出。”

    也不清楚大叔能不能理解。

    “真不错啊。我过去也曾经沉迷音乐。在学校里能进行这种学习,说实话,我很羡慕你们。”

    没想到大叔竟然表示了理解。

    “能再多告诉我一些你们学校的事情吗?”

    我们也愉快地说了起来。电影拍摄时候的辛苦、其他艺术课程时的窘态、一起参加的摄影旅行……听着我们的话,大叔兴致满满地不住颔首。

    “所以,你们未来是以艺术家为目标吗?”

    听了大叔的问题,我露出有些为难的神色。

    “有这个想法……可现在,还要努力学习才行。”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偿所愿,而且我是制作,以后还是想要在背后努力辅佐大家。”

    大叔点了点头。

    “你很认真啊,而且现实。并不是一个和我儿子一样,只会追逐梦想的人。”

    大叔第一次垂下了视线。

    “大叔的儿子,也是这个业界的……?”

    “不,他已经放弃了。不过我觉得这样也好。沉醉于不稳定、必然失败的梦里,是多么愚蠢啊。”

    冷静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冷漠。

    “很蠢吗?”

    “是。连自己几斤几两都没搞清楚,既缺乏才能,也没有不顾一切的坚定意志,只会宣称自己的梦想,这是多么的愚蠢。”

    我能理解大叔说的话。想要从事前途未知的创作职业,极可能地进行积累是最低的要求。连这点都做不到却还要追逐梦想,被摔得头破血流也是必然了。

    可是,若是这么明确地指摘的话,那不就是相当于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吗?可是,意义是有的。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自信能用语言加以反驳。

    “那是……”

    我欲言又止。

    我发现,大叔说的话,和“某件事”重合度很高。

    (哎,难道说……)

    儿子,只会追逐梦想,放弃了。

    无论哪一个,都太巧了。

    他对我们说这些话——

    “那,接下来反过来,我们也来问问大叔的事吧?”

    为了缓和气氛,奈奈子扮出一副快活的样子说道。

    “……不,没有这个必要。”

    我制止了她。

    “哎,为什么啊?恭也不想知道大叔的事吗?”

    “想啊。不过,我已经知道这个大叔是谁了。”

    大叔依然一副平静模样,微微叹了口气。

    “和犬子说的一样,你很敏锐啊。”

    在贯之常去的咖啡厅里相遇。

    突然出现,亲切地带着我们参观。

    请我们吃这吃那,怎么想都超出了纯粹导游的范畴。

    要是我的预想是正确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您是……贯之的父亲对吧?”

    我只能想到这一个答案。

    “哎!、贯、贯之的……?”

    奈奈子吃惊地来回看着我和大叔。

    “——初次见面。我是贯之的父亲——鹿苑寺望行。”

    和最初见面时一样,大叔十分平静地,向我们致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的重制人生”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sypz27.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中钢期货 All rights reserved.

 

配资平台配资

期货私募

期货开盘

证券期货资质

期货平台

长春配资

直播期货

乙二醇期货

期货的操盘手

神华期货